html模版被批臺詞不過關的李易峰如何打敗張譯、段奕宏奪最佳男配?領導暗示、評委投票被改......
來源:虎嗅網mp_discard

原標題:被批臺詞不過關的李易峰如何打敗張譯、段奕宏奪最佳男配?領導暗示、評委投票被改......

作者:黃周穎 編輯:吳立湘

本文首發:娛樂資本論(yulezibenlun)

周六(9月24日)晚,因《大眾電影》百花獎把最佳男配角頒給瞭李易峰,一時間,“百花獎打敗瞭演技”、“面癱式演技登靜電機頂”等議論刷爆瞭朋友圈。

在這個獎的爭奪中,李易峰成功打敗瞭出演《親愛的》張譯、《烈日灼心》中的段奕宏,以及《尋龍訣》中的大金牙夏雨。對,就是那個18歲拿到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及臺灣金馬獎最佳男主的夏雨。

對此,著名編劇汪海林也禁不住向小娛表示:“大量使用文替,自己臺詞過不瞭關使用配音的演員也能入選,就非常不嚴肅。”



相比之下,其他獎頓時都顯得讓人平和許多:最佳女配角給瞭出演《尋龍訣》的楊穎,最佳男主角則頒給瞭《狼圖騰》中的馮紹峰。

今天下午,微博上名為“先鋒杯團支部”的網友發出一篇名為《直擊百花獎黑幕》的長文章,稱自己是本屆百花獎投票的101位大眾評審中的一個,詳細講述瞭他參與投票的過程,“至少有十個人投瞭王智,但大屏幕上王智隻有3票”、“我們幾乎一整排沒人點投票器,大屏幕上依舊是總數101票”。



《直擊百花獎黑幕》的長文章

據娛樂資本論調查發現,這並不是百花獎第一次遭遇黑幕質疑,在第19屆裡,最佳女配角開出瞭王嘉和許晴這一“雙黃蛋”,更荒謬的是,在開幕式的新聞發佈會上,電影節組委會副主任康健民信誓旦旦的承諾:“今年百花獎絕不可能有‘雙黃蛋’,即便那麼不巧101位評委投出瞭兩個相同的票數,也會重新再投。”但最後組委會,尷尬的承認瞭這個“雙黃蛋”結果。

這個曾經在80、90年代有良好群眾基礎的百花獎,現在每一屆換一個城市,成為瞭業內心中“流竄式”頒獎的典型;而每屆組委會,據小娛瞭解,幾乎都能從地方政府手中拿到800-1000萬的高額贊助;而每年的“分豬肉秀”,則成為地方政府宣傳模式下的必然。

評委自曝選票作假



首先科普一下百花獎,實際上,很多人叫錯瞭,並沒有金雞百花獎這個稱號,隻有金雞百花電影節,每年舉辦一次。

金雞百花電影節有兩個電影獎項的評比,一個金雞獎,由專傢評定;一個百花獎,由觀眾評定。從2005年開始,這兩個獎項合在瞭一起,但各自隔年舉辦一次——奇數年頒金雞獎、偶數年頒百花獎,並在全國不同的城市舉行,今年選擇瞭唐山舉辦。

現在百花獎公開的投票機制是分為三部分:初選,觀眾投票和現場投票。初選的標準是“在全國院線影院上映且票房不低於500萬元或在電視上收視不低於3000萬人次的國產影片”,在此基礎上,首先由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協會下屬的院線經理進行初選,評選出10部影片作為候選影片;在初選名單中進行網絡上的觀眾投票,最後從投票觀眾中選出101位評委現場投票。

我們並不清楚這101位現場評委是如何遴選出來的,今年主辦地唐山,則選瞭25名市民成為大眾評委。

在網絡上這篇名為《直擊百花獎黑幕》的自曝貼中,這名評委寫道:

“組織大會的領導一直跟我們講這個評選公開公證,多麼真實公平,讓我們評選出心中最喜歡的影片及演員但同時告訴我盡量獎項均攤,到後期告訴我們如果領獎者不到現場,晚會直播不好看,並告訴瞭我們一份完整的到場嘉賓名單,卻有說不要影響我們投票,我們曾一度認為自己手中的一票很聖神,起碼如我們想象中一樣神聖,直到後來慢慢質疑,但想著最終投票還在自己手中的投票器上,大傢還是會公證得選出心中所愛,然而我們都太天真......”

文章詳細地講述瞭投票過程:

“在頒獎典禮的上午,大傢分組討論,我隻想說最後得獎的男配女配是我們首輪就淘汰不做考慮的,也幾乎是所有評委達成的共識,……但領導反復強調獎項均攤,暗示我們誰來給誰。”

現在,目前這篇文章已在微博被刪,該網友也改瞭微博昵稱,小娛無法聯系上本人。

著名編劇汪海林在接受小娛采訪時表示,他曾在紹興舉辦的第31屆大眾電影百花獎現場,他覺得“就不知道觀眾的代表如何產生,相當一部分可能沒有看過影片,可能隻是從觀眾的好惡來選,但以前的基數大,現在靠一百人來挑選,非常有問題,誰人氣高,就投給誰。”

對於這屆百花獎的獲獎結果,汪海林表示:“大量使用文替,自己臺詞過不瞭關使用配音的演員也能入選,就非常不嚴肅,沒有專業規范,一個獎項是有示范作用的,現在示范的演員是行業裡值得表彰的嗎,值得推廣的嗎?”

年年換城市,政府花費千萬要的是明星效應



因為今年的頒獎結果實在大跌眼鏡,前上海國際電影節、電視節掌門人唐麗君也忍不住評論道:

1)評獎的權威性、公正性最為重要。你以紅毯亮度、現場熱度、電視收視作為主要評判標準,這麼沒有底氣的事你都能幹得出來,如此不自信,又怎能讓業界、觀眾信任你。

2)評獎和頒獎,玩的就是心跳,其保密性、期待值是極大的熱點和賣點,在這方面做文章才是正道。

3)國情固有不同,操守永留心中。做一天評獎工作,就要用24小時捍衛評獎的尊嚴,否則也對不起自己的付出,甚至會在今後的職業生涯中留下深深的自責和陰影。

4)部分獲獎人員不能蒞臨現場,也屬正常,每天閑著的人,獲獎的概率不一定會高,但是現代科技這麼發達,玩點有意義、有意思的視頻通話、祝福也未嘗不可。

作為中國電影圈的三大獎之一,金雞百花電影節最讓業內覺得不專業的,莫過於流動式頒獎:每年在全國不同的城市舉辦。

也因為電影節能提升城市知名度,它能引來各中小城市政府的競爭,在《齊魯晚報》幾年前的一篇報道中提出:長沙沿線某市舉辦金雞百花電影節,向中國影協繳納瞭不菲的費用,達數百萬。

據娛樂資本論瞭解靜電除煙機,近幾年,“大概是800-1000萬的額度”。

而這種流動式頒獎,則產生瞭兩個惡果:

1)對內,舉辦一場高質量的電影節需要非常專業的人員來組織,每年“打一槍換一炮”的方式很難形成成熟的團隊,也無法提升電影節的品質。而對於舉辦城市來說,關註度和知名度是最重要的,能否推進電影產業發展並不是首要考慮的。相比之下,每年上海、北京的電影節都會做大量的展映工作,這樣也有利於形成當地的觀影氛圍。

2)對外,各個中小型城市像申辦奧運會一樣爭取舉辦電影節,付出瞭千萬級的成本。如果明星不來,就得不償失。同時,高人氣明星肯定比演技派明星更能吸引政府的眼光,這也是這些頒獎越來越重視小鮮肉們的原因。

在唐麗君看來,為瞭保證得獎的公正性而不是“誰來誰得獎”,上海節每年都會遇到得獎人無法來現場的情況:“我們會讓他錄視頻,但我們也不會告訴他是不是得獎,而是錄一段祝福電影節、祝福觀眾的內容,這樣現場也不會有遺憾。”

其實,在唐麗君最開始做上海節的時候,因為得獎人不在現場,確實一些領導或觀眾會有些想法,對此,她認為除瞭預錄視頻以外,也可以盡量協調好嘉賓的行程,“比如說我們和上海市外辦溝通好,每年都會針對海外得獎人做一個快速通道,在一天內給他們辦好簽證。”

同時,評審過程也可以交由國際評委來處理:“他們有自己的標準,不會按照中國的規矩走,這樣也能保證公正性。”

不重視民意,含金量越來越低



實際上,百花獎曾有過榮光。

它可是影迷心中整個80、90年代的重要記憶,1980年,百花獎舉辦時盛況空前,有70多萬人參加評選。



楊穎獲百花獎最佳女配

影評人徐元在接受小娛采訪時說:“當時的機制是把《大眾電影》雜志上的選票撕下來填好瞭寄回去,那時《大眾電影》的發行量有幾百萬,每個獎項都是選票投出來的,所以這個獎在當時公信力很大。而現在百花獎沒有太多人關註,是因為《大眾電影》雜志本身就式微瞭,也沒有好好經營這個獎。”

另一個非常資深的業內人士對小娛說:“其實百花獎在80年代的火也有虛假的成分,在80年代也是內定,政府先看民意如何,再看跟官方的選項沖突不沖突,有一定的操作性。”

在本屆閉幕式中,被提名影後6個隻來瞭楊穎和白百何,趙薇、餘男、舒淇均沒有出席名單中,而在獲得男主角提名的5人中,馮小剛、黃渤、井柏然、鄧超,都沒到現場,這也足以可見金雞百花電影節在從業者心中的影響力。

汪海林就對小娛表示:“對明星來說,獎項的號召力並不大,所以不得獎就不會去參加,政府為瞭吸引大明星,就得給對方獎項,於是這個獎項變成瞭一種交易。現在並不能斷定這個獎是交易的結果,但這種模式很容易產生這樣的結果。”

一位曾深度參與金雞百花電影節10年的業內人士對小娛表示:“對該電影節非常失望”,因為獎項的頒發完全無法讓人信服,在退出該電影節幾年後,該電影人在小娛面前,表示“已經離開瞭這攤臟水”。

因金雞獎、百花獎是隔年評選,所以每次評選的范圍是最近兩年的影片,所以《親愛的》這樣2014年上映的電影會出現在候選名單中。除瞭頒獎,它也並沒有像上海電影節、北京電影節一樣有電影創投等交易市場,跟電影市場太遠也是業內影響力逐漸下降的原因。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從業者對小娛說:“百花獎既不從真正的市場出發,也不從電影文化出發,在未來肯定是含金量越來越低。甚至在業內有個說法是以得百花獎為恥,以不得百花獎為榮。”

本文首發:娛樂資本論(yulezibenlun)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點擊圖片直接閱讀









長按下載不用我說你也知道的吧??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靜電油煙處理機



娛樂資本論



瞭解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本文由入駐搜狐公眾平臺的作者撰寫,除搜狐官方賬號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場。

閱讀 ()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 , , ,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清單

t4636dczz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