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模版入殮師予死者尊重 火化工盼社會理解
惠州市殯儀館舉辦公眾開放日活動,記者探訪“生命最後一站” 入殮師予死者尊重 火化工盼社會理解


惠州市殯儀館門口掛出wish音響改裝通知,從7月1日起,殯儀館范圍內將全面禁止燃放煙花爆竹、拋撒紙錢。 徐樂樂 攝

作為生命旅程的最後一站,殯儀館歷來神秘,甚至令人生畏。

清明節即將到來之際,為瞭讓公眾進一步瞭解和理解殯葬工作,3月26日,惠州市殯儀館舉辦公眾開放日活動,邀請市民代表、志願者、人大代表及政協委員、媒體記者等數十人前往參觀,近距離探訪殯儀服務。

記者從活動中獲悉,今年,惠州將進一步推進殯葬服務業改革,倡導生態殯葬、陽光殯葬、科學殯葬,從7月1日起,惠州市殯儀館范圍內將全面禁止燃放煙花爆竹、拋撒紙錢。

●南方日報記者 徐樂汽車音響喇叭

面部修復給予死者尊重

從市區向下角梅湖驅車5公裡,便到瞭環境清靜的惠州市殯儀館。盡管離繁華的鬧市並不遠,但由於是特殊場所,除瞭逝者傢屬祭拜之外,這裡一年四季少有人問津。

惠州市殯儀館始建於1965年,是全市最大的殯儀場所,1998年從古塘坳搬至如今的下角梅湖。館區按省一級殯儀館標準規劃設計,總占地面積37萬平方米。

當天,天空細雨綿綿,風有些冷。參觀隊伍走進遺體工作區,一股濃烈的消毒水味撲鼻而來。這裡冷藏著數百具遺體,包括因交通意外、溺水而死亡的。據介紹,這裡現有遺體防腐冰箱190門,豪華單體遺體防腐冰箱20臺,所使用的冰箱均符合國傢環保要求。

不少參觀者因為害怕駐足不前,也有膽大者紛紛戴上口罩進入參觀。在遺體化妝間,化妝師推來一具已經化妝完畢的遺體。據介紹,逝者約40多歲,或因溺水而亡,遺體此前受到一定程度損壞,化妝之後,面部得到修復上顏。“做這項工作常人不很理解,但希望大傢保持良好心態。死者為大,要給予尊重。讓逝者體體面面地走,是我們殯儀工作人員最大的責任。”工作人員說。

在火化間,工作人員隻需一鍵“自動火化”,遺體便被送入溫度達600℃—1000多℃的高溫火化爐。約1小時後,遺體化為骨灰。工作人員介紹,這裡共有5臺火化爐,其中包括3臺YQ歐亞5000型高檔揀灰爐和2臺普通火化爐,去年還安裝瞭2臺尾氣設備,火化所產生的廢氣經過處理後能夠達到“零排放”。

9歲男孩“帶”父母參觀

惠州市殯儀館館長羅楠告訴記者,目前,這些設備的年處理遺體能力可滿足本轄區內的殯葬服務需求,每年轄區內遺體火化率達到100%,2016年遺體火化量為5700具。“相比往年,去年火化量增加瞭五六百具,這從一定程度上反映瞭選擇火化方式的多瞭,科學殯葬理念越來越得到認可。”

參觀中,記者註意到,市民陳先生9歲的兒子一直走在最前方,認真聆聽工作人員介紹。陳先生說,兒子對科學知識有濃厚興趣,傢裡買瞭很多社會與科學類的書籍。“我是做生意的,本來不想來,說心裡話也很害怕,因為大傢都說生意人來這個地方不吉利,但兒子好奇心太強,堅持要來看,就拉著我們夫妻倆過來瞭。”

陳先生說,參觀之後對人生有瞭更多理解,死亡是生命的規律,與其迷信,不如科學瞭解和看待。“兒子在參觀過程中學到瞭不少生命科學的知識,他說回去還要寫一篇參觀作文,我覺得這樣很好。”

殯葬用品全部明碼標價

一直以來,殯葬服務業暴利現象廣受公眾詬病。殯葬用品價格不透明、拿回扣等新聞屢見報端。當日,記者在殯儀館服務大廳看到,目前各項收費標準均已貼在大廳,一目瞭然。

在第一站綜合服務區一樓,穿著整齊的工作人員在窗口正在為逝者傢屬辦理殯儀業務。一旁展示著各類殯葬用品,櫃臺上標明瞭各種喪葬用品價格。記者看到,壽衣套裝目前價格在360元到680元之間,這裡還有一些“現代祭品”,如“電視”“熱水器”“冰箱”等,價格在數十元不等。而骨灰盒及棺木則較貴,價格從幾百元到上萬元,其中最貴的一款高檔棺木為1.2萬元。

工作人員介紹,為落實殯葬惠民政策,從2014年開始,惠州全面實行免除基本殯葬服務費用,凡屬本地戶籍和非戶籍在本地去世的,一律免除基本殯葬服務費,免費項目包括遺體接運(普通殯葬專用車)、遺體火化(普通火化爐)、骨灰寄存(不少於1年或海葬、樹葬)以及遺體消毒、遺體存放(不超過3天)、遺體告別廳租用(小型告別廳)、骨灰盒(盅)(簡易標準型)等。“免除基本殯葬費用後,逝者傢屬不用花錢就能完成整個殯葬儀式。由於有些傢屬對不同項目有更高的需求,所以我們也提供一些付費產品,但均嚴格按照物價局標準,明碼標價。”

記者還看到,業務大廳目前實行自動化辦公,如業務大廳收費處安裝銀行刷卡機、辦理窗口配備居民身份證信息讀取器、大樓安裝指紋考勤系統以及全館視頻監控系統等。“目前,館區正積極開展文明服務,嚴格要求職工幹部文明用語與上崗儀態,杜絕殯葬服務出現生、冷、硬、推、要等現象。”

生態葬法還需廣泛宣傳

為推進殯葬改革,市民政局近年一直加大力度引導群眾樹立生態殯葬、科學殯葬意識。走進樹葬區,這裡種植700多株羅漢松和細葉榕,面積約為9000平方米。工作人員介紹,殯儀館從2012年以來每年舉行一次海葬、樹葬活動。截至目前,累計海葬骨灰241具、樹葬骨灰235具。

同時,每年清明節期間,館內設立無煙祭拜區,引導市民到無煙區用鮮花祭祀。而2014年設立的公益性網絡祭拜平臺“惠州市東江思親網”,越來越多的人利用互聯網方式祭掃。

市殯儀館有關負責人表示,雖然目前殯葬方式已經趨於多樣,但大多數人還是會選擇傳統方式,樹葬、花葬、海葬等生態葬法被廣泛接受還需一定時間,同時需要廣泛的宣傳和引導,才能讓群眾對惠民殯葬政策深入瞭解。

“殯葬服務工作任重道遠,需要社會各界人士的瞭解、理解和參與。”羅楠表示,今年清明節,將繼續引導市民開展無煙祭拜、鮮花祭拜、海葬、樹葬等綠色祭拜及殯葬方式,並且從7月1日起,將全面禁止鞭炮及大型焚燒祭祀活動,樹立環保、科學、綠色的喪葬理念,同時進一步提高殯葬服務水平,完善服務方式,推進殯葬事業改革。

■特寫

火化工工作18年,至今未婚

“談過幾次戀愛,都因這份工作告吹”

殯儀館公眾開放日活動當天,不少參觀者面露膽怯。然而,每天都和遺體打交道的殯儀工作人員又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堅持這份工作呢?對於火化間負責人李平(化名)來說,工作累倒是次要,令他最困擾的是來自他人“異樣的眼光”。

20歲開始在火化車間工作的李平,如今已是這裡最資深的殯儀工作人員,同事從叫他“小李”變成瞭“老李”。從民政學校畢業後,他一開始沒想到是幹這行,但由於這個職位缺口大,再三思考後決定試一試。

這一試就是1Camry音響改裝8年。

每天,李平都要工作十幾個小時,負責將遺體送入火化爐,然後收整骨灰。常年的火化車間工作讓他的皮膚變得黝黑粗糙。

李平說,有些喪屬由於情緒激動,經常責罵他,甚至質問他“人完完整整地進去,怎麼出來就變成一堆灰瞭”。“實際上喪屬也明白我的工作,隻是想找個發泄的地方,我隻能耐心安慰他們。”

這些倒是其次,令李平最困擾的是殯儀工作對他生活的影響。“很多人知道我的工作,都會疏遠我,覺得‘不吉利’,甚至不敢跟我握手。”李平此前談過幾次戀愛,但對方都因為他的工作最後和他分手。如今快40歲瞭,他仍未結婚。父母幾次讓他放棄這個工作,但幹久瞭,李平竟割舍不下。“再說沒人願意來接替我,我走瞭,這個工作就沒人做瞭。”

“90後”張麗(化名)對此同樣深有感觸。在從事社工的朋友感召下,她畢業一年後來到市殯儀館辦公室工作。起初,她工作時還有點害怕,隨後慢慢習慣瞭。但在日常生活中,她還是不太願意告訴別人自己的具體工作,因為害怕“異樣的眼光”,“平時叫外賣、坐出租車,人傢都不願意進來,覺得晦氣”。

和大多數“90後”女孩一樣,張麗也喜歡和朋友逛街、旅遊,愛好打扮。談起自己的工作,她說:“我並不覺得從事殯儀工作有什麼不妥,每個人都有去世的那一天,我們的工作就是給生者以慰藉,予逝者以安息。我反而覺得這份工作責任大、很崇高,隻是希望社會給予我們更多理解。”



60524E94D4D7DA4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清單

t4636dczz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